主页 > 专题 >

最新消息: 家居巨头大亚集团疑陷家族内讧:兄

时间:2019-09-09 10:23

来源:会员投稿作者:会员投稿点击:

  时间财经查阅企查查发现,目前意博瑞特、文达投资的法定代表人均是陈晓龙。而《声明》中则称,意博瑞特、文达投资两公司证照、公章印鉴等目前处于失控状态,凡涉及上述两公司用印事项时,均应附加现任公司法定代表人陈建军的亲笔签名。

  债务危机

  大亚集团遭遇的危机,不止关涉银行,还影响到不少业主:该公司在当地开发的高端楼盘“大亚第一城”因迟迟没有办理房产证而遭业主维权。

  2015年8月,陈兴康之妻戴品哎与3子女共同签署《一致行动人协议》约定,在意博瑞特、卓睿投资的董事会和股东会上及经营、管理中的重大事项和决策中采取一致行动,如果四方难以达成一致意见,则由戴品哎按照其意见决策并执行。因此,戴品哎及三子女成为大亚集团、大亚圣象的共同实控人,且四人分掌不同业务板块,共渡难关。

  上述一连串的高管变动还惊动了深交所——公司于2018年7月24日收到深交所的关注函。深交所要求公司说明解除陈建军董事职务的理由。此后公司回复称,此举是为了进一步加强对中小股东利益的保护,防止公司出现家族企业的诟病。

  2015年4月,大亚集团创始人、董事长陈兴康意外离世。大亚集团债务危机爆发,或与实控人家族内讧直接相关。

  在资本市场,大亚圣象其股价已从20多元/股跌至10元/股左右,暴跌50%。其市值已从127亿元缩水至58亿元,短短两年,缩水近70亿元。

  针对大亚集团债务等多个问题,时间财经多次致电大亚圣象董秘办,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大亚圣象法定代表人陈晓龙公开表示,2015年家庭内部有一个四方协议,四方协议主要是我母亲、我姐姐、陈建军和我。它主要说明几点问题。“第一,我是大亚集团的董事长和法人代表,我作为法律的一致行动人、决策人。当时四方协议中约定了,在没有发生经营重大失误的时候,不可以随时更换大亚集团的董事长”。

  此后,兄弟二人交战不绝。去年8月2日,意博瑞特召开临时股东会,宣布陈建军担任公司执行董事兼经理,并同时担任公司法定代表人。面对弟弟的“攻势”,哥哥陈建军也迅速做出反击,随后卓睿投资免去陈晓龙的公司职务,并委派陈建军担任文达投资执行董事,公司法定代表人。意博瑞特和卓睿投资均要求陈晓龙移交公司证照、公章印鉴、财务账册等公司财物。

  兄弟内讧

  据央视从法院披露的信息统计,大亚集团已经面临1.38亿元的连带清偿责任,合并贷款逾期已达5亿元。从此前的担保合同签订的时间来看,当时大亚集团的法定代表人是陈晓龙。

  大亚集团所持大亚圣象的股权处于高比例质押状态。截至目前,大亚集团持有大亚圣象2.54亿股,约占公司总股本的45.%,累计被质押的股份数量为2.33亿股,约占公司总股本的42.06%,股权质押率为91.65%在9月6日公告中,大亚圣象也作出了风险提示,控股股东部分股份仍被司法冻结,其相关债务风险仍然存在。

  关于控股股东大亚集团的债务危机,大亚圣象曾在7月27日的发布的一则公告中将其公之于众。

  而大亚集团现任董事长陈建军则对外表示,作为地方性企业,以往发展中的联保连带遗留问题确实存在,企业正积极努力化解债务问题。最后一笔华夏银行的银行逾期,也在8月28日下午2点钟左右处理完毕,也就意味着从8月28日开始,整个大亚集团,无论是上市公司,或者是集团,没有一笔逾期贷款。

  大亚圣象法定代表人(原大亚集团法定代表人)陈晓龙公开表示,“这个互保,全是我父亲在职的时候进行担保的。2015年,我接手的时候,对外担保、企业间互联互保,大亚集团总共对外担保大概有60亿元,到了2018年的时候,企业间互联互保只剩下三个亿。”

  经济学家宋清辉对时间财经表示,中国民营企业发展到一定年限,很多企业面临第一次或者第二次的传承,只有完成初期几次的稳定交接,才能有稳定的延续发展。公司管理层内讧会对该企业产生致命的负面影响,“也给外界一种企业人心涣散的感觉”。兄弟争权,无论谁最后掌权,对上市公司的伤害已无法改变。

  彼时,大亚圣象公告称,控股股东大亚集团提议解除陈建军担任的公司董事等职务。同时,大亚集团推荐吴文新为公司第七届董事会董事。另外,大亚圣象还公告,公司高管吴谷华、陈钢提出辞职。

  控股股东债务逾期的背后,似乎与大亚集团内部上演的“兄弟反目”、“母子反目”等“戏码”有关。去年7月,临危受命为董事长的陈晓龙解除了兄弟陈建军在大亚集团职务,而二人母亲戴品哎则坚定地站在陈建军一边,发表严正声明,双方隔空“拉锯战”持续不断。


【责任编辑:IT】
热图 更多>>
热门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