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经济 >

他救出邻居一家六口却没能救回自己的母亲

时间:2019-08-29 00:45

来源:会员投稿作者:会员投稿点击:

    凌晨四点,山洪瞬间涨到四层楼高,永嘉山早村党支部书记拼全力转移村民

    他救出邻居一家六口却没能救回自己的母亲

    昨天傍晚村里已部分恢复供电,救援力量不断汇聚

    8月11日,温州永嘉县岩坦镇山早村,夜幕初降,国家电网温州供电公司应急基干分队的工作人员在废墟上支起一杆长灯,为晚间的搜救工作点亮光明。 本报记者 倪雁强 阮西内 摄

    山早村党支部书记徐文海

    温州永嘉县山早村,这个以“山早溪”命名的浙南小山村,偏远静谧。这是一个有几百年历史的古村,村里大多数人都姓徐。

    山早溪顺着两侧绵延的绿峰蜿蜒而出,村居沿着山早溪两岸而建,错落地分布在狭长的峡谷里。村尾的上空,矗立着几根十几米高的桥墩,上方就是车来车往的诸永高速。

    8月10日凌晨4时许,在寂静的黑夜里,突如其来的灾难降落到这个小村。因超强台风“利奇马”的影响,造成山体滑坡,山洪暴发、水位陡涨。10多分钟后,水位涨到10多米,山洪瞬间席卷了整个山村……

    这里是浙江省受灾最严重的地区之一。

    山洪最高淹到四层楼

    等我去救人的时候已经晚了

    “家里什么都没有了,妈妈和姐姐,都已经去世了。”49岁的徐象光站在自己家的老屋前,出神地望着这被水洗劫过的木头房子。

    “她们睡在一层的老房子里,洪水漫过来,人就……”徐象光不忍说下去。在乐清打工的他,避开了这场灾难,但逃不过失去亲人的伤痛。

    走进家里的老房子,屋子里已全是废墟。被洪水淹过的房屋还是潮湿的,墙上、地上满是碎木渣和淤泥,旁边新装修的二层小楼里,地上还积留着十多公分的淤泥。一楼的水泥天花板已完全湿透。

    “洪水涨得太快,最高的时候淹到四层楼。”另一位村民徐先生回忆,8月10日凌晨4时许,山早溪左岸的很多房子完全被淹没,他的哥哥一家三口完全来不及逃生,全部被洪水吞没,“从涨起来,再退下去,这个过程只有十几分钟时间,等我去救人的时候,已经晚了。”

    他救了邻居一家六口

    却没有救回自己的母亲

    “我马上就过来,你把门打开,我马上就过来救你。”这是59岁的徐文海,山早村党支部书记在电话里给妈妈的承诺。可是这个承诺,永远不能兑现了,他79岁的母亲也在洪水中丧生。

    这位拼全力转移10多位村民、救下邻居一家六口的村干部,却在山洪暴发的瞬间失去了母亲。

    8月10日凌晨4点刚过,徐文海接到了妈妈的求救电话。母亲的腿脚不好,患有关节炎,所以一个人住在路边新房的一楼,她住的地方离徐文海家只有十几米的距离。

    当时山洪暴涨,很快淹过路面。徐文海从自家的四楼走到村道上时,水已经涨起来,冲走了路旁的车子。“水太大, 人走路上肯定会被冲走。”徐文海觉得太危险,就绕到了后面的山上,想绕一下去救母亲。

    就在这时,他看到邻居任彩娇一家六口,正从二楼的窗户边向外逃生。窗户和路面间还有一大跨步的距离,窗外是一个临时搭建的雨棚,走在上面随时会踩破棚顶,掉入一楼的洪水里。

    “那时水已涨过一层楼,必须搭把手。”徐文海靠着山边的一块岩石,固定住自己的重心,然后一个个去拉逃生的邻居。

    一双手,第二双手……在徐文海的帮助下,任彩娇一家人离开了洪水蔓延、摇摇欲坠的木质老房子。

    但就这关键的几分钟,却让徐文海和母亲永别了。

    在黑暗无光的夜里

    他痛哭了很久很久

    “这时已经晚了,水已经涨了两三米。我过不去了,只能站在山边等。”徐文海说,自己心里祈祷,希望母亲尽量努力往楼上跑。可母亲腿脚不好,难以想象会遭遇什么。

    “水涨起来大概有五六分钟,等水下去的时候,我赶紧跑到妈妈家里。看到地上都是泥,家里的床已经冲走了,我四处找妈妈,发现她趴在楼梯上面,已经没气了。”

    “我赶紧给她做人工呼吸,可是没有任何反应……”

    “儿子真的对不起,自己的承诺没有实现。可是我已经尽力了,我真的已经努力过了。”回忆这一切的时候,徐文海使劲抡着胳膊。他似乎想用尽自己的全力回到那个时候,救回母亲。

【责任编辑:IT】
热图 更多>>
热门文章 更多>>